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张杰:景观研究拓展人类学边界

内地新闻 时间:2018-01-17 浏览:
景观人类学;研究;学科;视角;文化;人类学家;民族志;河合洋;葛荣玲;学者

内容摘要:近年来,景观视角为人类学研究打开了一扇窗,景观研究逐渐得到人类学学者的重视,并最终形成了景观人类学这一分支学科。景观人类学为学者思考社会关系与物质空间的共生关系提供了新视角,更为重要的是,景观人类学也在驱使我们更多地去关注物质世界和生态环境,不断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厦门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系副教授葛荣玲认为,景观人类学的提出过程受到景观规划等相邻学科的影响,但景观人类学对于景观的理解和阐释有与之不同的观照视角。吸收借鉴多学科知识对于未来景观人类学应着重关注哪些问题,朱凌飞表示,景观的内涵和外延不断得到更新和拓展,虚拟社区等虚拟景观研究将成为景观人类学研究新增长点。

关键词:景观人类学;研究;学科;视角;文化;人类学家;民族志;河合洋;葛荣玲;学者

作者简介:

  近年来,景观视角为人类学研究打开了一扇窗,景观研究逐渐得到人类学学者的重视,并最终形成了景观人类学这一分支学科。景观人类学为学者思考社会关系与物质空间的共生关系提供了新视角,更为重要的是,景观人类学也在驱使我们更多地去关注物质世界和生态环境,不断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

  空间成为研究新视角

  在以往的人类学研究中,景观往往是作为背景来呈现的。日本国立民族学博物馆全球现象研究部副教授河合洋尚介绍,人类学家逐渐意识到景观不仅是“客观”的物质,还是“人为地赋予了文化意义的环境”。以此来探讨不同群体利用各自价值观、思维方式为环境赋予文化意义的过程。其先驱性研究在20世纪60—80年代的象征人类学和认知人类学中出现,20世纪90年代,景观人类学在欧美确立。总体来说,景观人类学的研究对象不是物质(周围环境)本身,而是围绕物质的社会关系和文化价值。可以说,景观人类学将物质看作社会文化的结点,人类学家通过长期田野考察来理解人类—景观之间的互动关系。

  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研究员朱凌飞表示,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经历了“空间转向”后,人类学家逐渐意识到空间不应只是一种辅助物或背景,其本身就是主角。“空间”是可以将经济、政治、文化等子体系重新加以辩证整合的一个新视角,促使人类学家关注景观与人类行为之间的互动问题。相较于景观规划等学科,人类学除了对客观环境的关注外,更多地融入了“人”、“社会”、“文化”的视角,在景观中嵌入诸如历史记忆、社会网络、身份认同、价值理念、情感体验以及地方性知识等方面的要素,使景观体现出一种生态—文化多样性的特征。

  厦门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系副教授葛荣玲认为,景观人类学的提出过程受到景观规划等相邻学科的影响,但景观人类学对于景观的理解和阐释有与之不同的观照视角。景观人类学的主要任务是重回景观中的“人观”要素,用人类学田野民族志的方法,探究景观里面包含的地方性知识、记忆、认同、信仰、关系网络等人类社会生活信息。

  将景观作为研究本体

  “在以往研究中,人类学家在书写文化时主要关注‘人’本身,将人类看作主体,将景观看作客体。”河合洋尚表示,景观人类学将景观看作会影响人类行为的主体,其研究对象已经不仅是人类,而且包含非人类(景观)因素。这一领域的民族志描述人类和非人类的总体,景观人类学拓展了现代人类学的新边界。

威尼斯人官网:古天乐47岁仍未结婚 她才是古天乐

威尼斯人官网:古天乐47岁仍未结婚 她才是古天乐

古天乐47岁仍未结婚 她才是古天乐今生挚爱 古天乐47岁仍未结婚...[详细]

宣萱古天乐再同框勾起回忆杀 古天乐眼睛受伤墨镜

宣萱古天乐再同框勾起回忆杀 古天乐眼睛受伤墨镜

东方网-东方新闻-国际新闻-宣萱古天乐再同框勾起回忆杀 古天乐...[详细]